這不是一篇有趣的文章,卻是深埋在我內心深處最真實的獨白。






『幸福恐懼症』





五年前,我被醫生判定為重度憂鬱症患者。
讓原本壓根不相信會有人得憂鬱症這種病的我,
突然認清了『原來自己並不是一個樂觀的人』這個事實。
而這個事實,也改變了我的人生。


儘管這幾年在織織的陪伴下,病情有了奇蹟似的好轉。
但我仍然常在夜深人靜時,莫名地恐懼著每個明天的到來。

『明天的我,還會快樂嗎?還會幸福嗎?還能夠自由的做自己嗎?』


因為曾經深刻體會過『得到總是伴隨著失去』這件事,
使我總在看見遠方的幸福時突然變的膽小、變的怯懦;總在伸手可以碰觸幸福時感到不安、感到惶恐。

『因為害怕失去更多,所以不敢再得到更多。』

我始終不是一個樂觀的人,儘管我努力的掛著笑容。
我始終不是一個勇敢的人,儘管我拼命的燃燒熱情。
儘管如此,我依然恐懼著幸福。


每當我受到別人的照顧、賞識時,總會害怕自己會辜負別人的期待。
每當我得到了許多合作邀約時,總會害怕自己無暇兼顧、害怕自己失去了自由、遺忘了初衷。
每當我交到了新朋友時,總會害怕自己太主動會不會令人退卻、令人厭煩。
每當我抱著我們家四隻寶貝喵咪時,總會害怕有一天會沒辦法再這樣幸福的擁抱牠們。


我總在新文章被誇獎寫的很好時,就開始擔心下一篇文章會不會寫的很糟。
我總在有人說欣賞我的時候,就開始擔心對方欣賞的是不是真正的我。
我總在溫馨的朋友聚會中由衷的感覺快樂時,就開始擔心散場後的落寞。
我總在小賴這個名字被越來越多人知道時,擔心是不是也同時被越來越多人討厭。


我總在即將衝鋒陷陣前,舉手投降。
我總在站上人生的大舞台前,臨陣退縮。

我好害怕越是幸福,失去幸福時也就跌的越痛。



我想,我得了『幸福恐懼症』。



因為害怕改變現在的一切,所以拒絕了所有未來的機會。
放棄了一切的冒險、逃避了所有的挑戰,我躲回了自己小小的蟹殼裡,不敢再遙望大海彼端的夕陽。

『或許這樣也好,或許這樣就夠了。』

我以為這是一種知足。
我以為我只是驕矜勿喜、只是未雨綢繆。
我以為緊握著自己所珍惜的事物不放,這就是幸福。
然而,我只是不斷的遠離人群、逃避期待,幸福從我的指間不斷流逝。

我以為一切都不會改變,
結果,一切都劇烈的在改變。



織織跟我不一樣。

因為我們幾乎都是用電腦創作的關係,當然偶爾會遇到電腦當機或是檔案壞掉的突發狀況。
每次眼看自己努力數小時的作品在一瞬間毀於一旦,總會讓我的心情蕩到谷底,久久都無法重新執筆創作。
但織織不同,她頂多只會碎念個兩句,逛逛網站散心,就可以馬上開始畫新的圖。

我問她:『難道妳都不會覺得可惜、覺得難過嗎?』

織織告訴我,在她小的時後,她媽媽就一直很反對她畫圖。
常常把她的圖撕掉、丟掉、拿來墊菜,很不希望她走上藝術家這條路。

起初織織也為此相當的沮喪,但是久而久之,這樣的逆境卻意外養成了織織舊的不去、新的不來的個性。
她開始一點也不惋惜自己所失去的作品、而是抱持著『反正越畫會越好』的心情繼續創作新的作品。


我總是緬懷著昨天的快樂、憂心著明天能否快樂;而織織卻一直活在今天的快樂中。
我瑟縮著雙翼、窩在巢裡看著天空擔心著是否會下暴雨;而織織卻早已展翅高飛在空中。


或許,『用力的割捨、拼命的追求。』才是真正無與倫比的幸福。
就像我當年為了織織義無反顧的飛越太平洋、而織織為了我義無反顧的放棄國外生活回台灣一樣。
儘管苦過、累過、折騰過、挫敗過,卻是如此的値得。幸福總是需要衝動去實踐的。


也許悲觀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填平的黑洞,
不過,是該努力從殼裡爬出來的時候了。


痛快的割捨、然後、無懼的幸福。











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賴賴の愛作夢日誌 的頭像
賴賴の愛作夢日誌

賴賴的愛作夢日誌

賴賴の愛作夢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91) 人氣()